秋,蕴藏的时节
 
 

瑞鸣-听见音乐点亮生活:

鸿篇巨制,《神话》再现,好评如潮 | 瑞鸣


炎黄先辈以超然智慧和无限想象空间,构思了盘古开天,阳清为天,阴浊为地之大自然景象,也构建了多少飘渺之神灵和上古传说之神话。 泱泱华夏百年之历史,恢弘之故事,这当中有先人津津乐道之神灵,也有我们不时思念之贤先圣祖。




今瑞鸣人,以雄浑狂放之万古情怀,陈酿悠悠七载之时光,谱就了以《山海经》上古传说为蓝本之磅礴宏伟的《神话》。


从小就沉浸于五千年中华文明熏陶之瑞鸣掌门人叶云川,自小就沉迷上古美丽神话故事。而至今已是一位出色的音乐出品人的他,早就抱有做一个相关音乐专辑的决心,以圆其孩童之梦,也这是为了这个梦它曾先后八次奔赴于往返170公里之外的作曲家张朝府上,寻求探讨创作“神话”的构思和细节。


这由叶掌门构思七年,张朝用三年之创作,耗资达百万之巨之神话,以其最浓重之音乐彩笔,最丰富之音乐语言,最具梦幻般之“史诗”终于横空出世。




当年刘备三顾草庐清楚了诸葛孔明,而今叶掌门竟八顾“草庐”才令《神话》面市之张朝又是何许人也?


张朝,自小生活在山区,深受当地各民族音乐熏陶,他又喜爱美术,诗词和书法。他7岁学习钢琴,11岁随父学作曲,与1987年以作曲,钢琴双专业毕业于中央民族学院艺术系,1998年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硕士研究生。


正是这张朝,世界著名音乐出版社德国Schott签约作曲家,中央民族音乐大学音乐学院教授,英皇钢琴考级首次华人作曲家作品入选者,曾应邀为中国、郎朗、李云迪等著名音乐家作曲。




担任本专辑录音师张小安是中国十大录音师之一,1981年至今担任中国唱片总公司录音技术部录音工程师。本辑收录于中唱录音棚。


作为位列于“仙班”于《神话》中演就了华夏远古传奇的,以古琴赵家珍,二胡王颖、古筝常静等一众中西乐音乐家和国家奖项乐团及中国爱乐的25位弦乐手共有60位,以及和声、民族合唱、美声合唱等共55位联合而成的庞大的“神仙”及阵容。




首选《盘古开天》,开头几下深沉无比之鼓声已给多少音乐来个下马威了!这是采用1.2米直径中、西大鼓各一个叠加一起齐轰之强劲超低频,分分钟会令低音喇叭拍边出丑,千万小心音量,如果过了这几声“下马威”,大可以安心享用这气象万千,震撼今古之《神话》了。


在沉雷般之轰鸣后,便是开天辟地般打击乐和裂帛断锦之琵琶和大河奔涌般的呐喊,还有穿云破雾之清脆笛声,连绵不断之笙声才,苍茫壮丽之合唱以及动若奔雷之擂鼓,如斯壮观辉煌、若霞光万道,昭示着盘古开天,朝阳喷薄。




《战蚩尤》这是描述生性爱民之黄帝,战胜残暴好战的蚩尤。


从深处传出阵阵低沉闷雷般大鼓和巨型之苗族“吹火筒”号角声(为此特邀了苗族艺人吹奏,因为相传苗族是持蚩尤后代,这也可见策划者之一片苦心了),从而一开始即营造了一个战云翻滚,硝烟滚滚之气氛,紧接着是金蛇狂舞般的琵琶,嘶鸣不已的马头琴,电光火石,奔雷走电般之过百万的架子鼓在声乐大师手下,时而鼓心,时或鼓旁之狂敲猛打,及在宏伟之管弦乐队拱照下之激荡澎湃之合唱,正高奏凯歌迎接轩辕皇帝凯旋。其激荡壮烈可谓一时无两。



《夸父逐日》当中音乐之描述在这里可以触摸于茫茫广宇之间夸父逐日之豪放神勇。


透过乐队质铺垫,与几个合唱步之轮唱、对唱、大合唱之后、左右做纵横宽广之清晰定位和巨大空间之重现,形象地描述天地之开阔无垠和逐日之飞疾狂追。当中巍峨恢弘无一不是对音响平衡一致,空间重现,能量释放之最大考验。


倘若阁下系统之规模与听音环境有所妥协,而无法指染以上(还有)之大场面,大动态之《神话》中激荡人環之传说,却还有美丽缠绵的故事,同样引人入胜。


在《嫦娥奔月》里,那媲美仙音妙乐之弦乐足让人忘却世间种种风尘碌碌矣。


空灵飘逸之箜篌,寂寥悠远之洞箫,引出了若三千秀发迎风舞动之美丽小提琴,其韵律之美简直不知人间何世了,是仙丹灵药令嫦娥翱翔天际而发自内心之喜悦?还是于广寒深锁而萌生寂寥之叹!这要问阁下之悟感也。




还有催人泪下的《湘妃泪》之二胡,若萧萧易水在悲鸣咽奏,其伤感凄美直叫顽石点头也。


最后《伏羲颂》,伏羲乃三皇之首,百王之先,期间辽阔清丽之阵阵编钟敲开了华夏五千年灿烂之文明,铿锵之钢琴与优雅之古琴共奏创世纪之颂歌,还有如长江奔涌之弦乐,闪烁生辉之打击乐若海天之间回荡着大同之歌。


这承载着华夏万古千秋之《神话》,其吞天纳地之宏,涵宇盖宙之伟,其耗时之长,耗资之巨,其承前启后,无一不是瑞鸣引以为荣之旷世名篇。余深信,已深入人心之“瑞鸣音乐”,这《神话》于吾辈中人岂可失之交臂。


作者 / 发烧李


12 Apr 2017
 
评论
 
热度(12410)
© 木秋 | Powered by LOFTER